返回首页      《资本异论:关于商品交换和利润来源的思考》全文免费下载

姜迎春教授是怎么知道“什么该改、什么不该改”的?

  微信公众号“思想火炬”近日发布了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姜迎春的文章,批评“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的虚化现象”。

  姜教授在文章里说:“他们利用一切场合、一切时机鼓吹自由主义思潮,极力反对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会上强调的‘该改的、能改的我们坚决改,不该改、不能改的坚决不改’这个重要论述,将中国是否实行西式民主制度作为判断改革成败的唯一标准。因此,许 X 润们认为‘该改的’,恰恰是‘不该改、不能改的’”。

  问题是姜教授是怎么知道总书记认为哪些该改、能改、哪些不该改、不能改的?总书记私下向姜教授做过汇报?

  把自己认为不该改的事情说成是总书记认为不该改的事情,这是想绑架总书记?!

  什么是“西方民主制度?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哪一“方”的民主制度?是中国哪一届老祖宗发明的?

  中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说的“民主”是什么民主制度?

  “东方民主制度”现在能够正常运转吗?为什么中国会有这么多贪污腐败?

  西方国家至少没有像中国这样出现那么多大大小小的贪污犯,让党中央整天忙着打老虎、拍苍蝇,分散了搞社会主义建设的精力;最高法院也没有像中国这样丢失案卷,让全国人民对社会主义制度产生了巨大的疑惑。我们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向西方国家学习一下?

  能够学习西方国家的斑马线、红绿灯、煤气灶、计算机、航空母舰,为什么不能学习西方的民主制度?“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姜教授应该听过这句成语。

  那么多官员子女在西方学习,为什么只能学习数理化、工商金融,却不能学习一下西方的民主制度?

  能够学习西方的思想理论例如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不能学习西方的民主制度?

  西方如果没有民主制度,马克思怎么可能在资本主义国家安心读书二十年,写出批判资本主义、掘了资本主义祖坟的《资本论》?

  如果中国没有那么多贪污腐败,一小撮人想搞颜色革命,搞得起来吗?姜教授以为十几亿中国人民都没有自己的头脑?都是人云亦云的笨蛋?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古人都知道这个道理,南京大学的堂堂教授却不懂这个道理?我在这里借用一下姜教授自己的原话:看来这位姜教授“对近现代中国和当代世界的认识水平,就在普通战士、普通工人、普通农民、普通学生的水平之下”。

  对于姜迎春这种极左文章,大家不能只是怕,而应该迎头痛击,大力批判。

  我们怕,然后相互提醒:“以后说话谨慎一些”,于是他们就自鸣得意,得寸进尺,下次更进一步,更加极左,最后使中国再次坠入文革深渊。

  文革再来,不仅思想不左的人会陷入灾难,姜迎春这样思想极左的人,也会成为新文革的牺牲品。

  很多人总是以为自己偏左、极左,就会安全。但实际上永远有人更左。

  把比较右的人全部打倒之后,原来的左派就成了右派。

  许章润还能够说话时,姜迎春是左派。但是许章润们全部被打倒之后,姜迎春们就成为右派了。

  姜迎春这篇文章里本身就有反动言论:“这种哲学叫做洋奴哲学,洋奴哲学的核心是文化他信。”

  中国共产党人信仰的马克思主义是由德国人在英国创建的。姜迎春教授居然敢把信仰马克思主义称为“洋奴哲学”、“文化他信”?

  等到右派都被关进监狱和牛棚之后,新一代红卫兵没有人可以批斗时,姜教授这样的“左派”就要成为批斗对象了。这里给“左派”打上双引号,是因为那时只有姜迎春本人还认为自己是左派,而红卫兵小将们却不这样认为。

  姜教授上面这段话很可能已经被人收入黑材料了。现在不批姜迎春,仅仅是因为许章润还没有被打倒。

  曾经的反右和文革勇士们,哪一个不是先斗别人、然后自己被斗的?希望姜迎春们好好地去回顾一下那段历史。

女作家丁玲刚批判完“胡风反革命集团”,自己也被批斗了

夏衍同志也是批判胡风反革命集团的积极分子

  左派保护自己的最好办法,就是保护好比自己右的人。右派不倒,就没有人打左派。

  所以,姜迎春保护自己的最好办法,就是保护好许章润。许章润不倒,姜迎春就有价值,否则就兔死狗烹了。

  姜迎春教授可以批评许章润教授,但是后面应该有“但书”:“我们的确要学习很多西方国家的反腐经验”等等等等,给许章润留生路,就是姜迎春给自己留后路。

  姜教授是哲学系教授,是“中国历史唯物主义学会”副会长,相信他早已发现上述历史规律了,理解其中的辩证法了。

  历史是公正的,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不要有侥幸心理,以为历史唯独不会在自己身上重演。

  我想这才是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吧?

  发布姜迎春文章的微信公众号“思想火炬”自我介绍说:

  “本公众号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中国历史唯物主义学会和北京习风堂联合打造的‘凝聚正能量、传播好思想’官微,以弘扬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宣传国家主流价值观、维护国家安全为己任,致力于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贡献力量!”

  这个宗旨很好,但是坚持党的优良传统“批评和自我批评”、消除贪污腐败懈怠渎职、避免党员干部脱离人民群众、永远能够得到人民的拥护和支持,才是最大的正能量。

  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是巨贪,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也是巨贪,这些事情才是最大的负能量,抵消掉了无数正能量,让无数宣传工作黯然失色。

  不搞好制度建设,不从根源上消除腐败分子生长的土壤,劳动人民创造的财富不断落入贪污腐败的无底洞,没有钱给公安干警和解放军战士发津贴,怎么可能维护好国家安全?没有钱去搞教育和科研,中华民族怎么可能复兴?

  希望“思想火炬”多去烧烧贪腐分子,多去照照那些阴暗角落,而不要总是老调重弹,回光返照。

黄佶,2019年1月29日

黄佶近文:

中国需要一场新的思想解放运动:剥削所得不是资本利润的唯一来源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资本异论:关于商品交换和利润来源的思考》全文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