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英文应该翻译成 loong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全文免费下载

译龙为 Loong 大事记1814年~2021年

(点击文字可以打开原始网页。欢迎来稿来函补充内容)

  ……

  1814年,英国传教士 Joshua Marshman(马希曼)出版《中国言法,Elements of Chinese Grammar》一书,把“龙”字注音为 Loong。

马希曼

  1817年,英国外交官在中国游记中把“龙王庙”音译为 Loong-wang-Miao。此后各种书籍中译龙为 loong 的做法绵延不断直至今日。在 Google Books 中可以检索到大量实例。

  1882年,美国传教士撰文指出龙和杜拉根兽有本质区别,文章的标题是:“Pagoda, Loong and Foong-Shooy”(宝塔、龙和风水)。这是目前发现的第一个把 loong 作为名词使用的实例。

  1940年代,上海出品“龙凤牌香烟”,其英文名称是 Loong Voong Cigarettes。

  海外华人姓名中的“龙”字往往音译为 Loong。

  2004年(或 2000年),台北学者蒙天祥撰文呼吁译龙为 Loong

  2005年11月11日,龙落选北京奥运会吉祥物。

  12月31日,域名 loong.cn 注册成功。

  2006年2月13日,“龙 Loong 网”开通,发布译龙为 Loong 的建议

  2月16日,东方网发表黄佶的文章“‘龙’的英文应该翻译成 Loong”。其它学者也陆续发表相同的建议(欢迎提供更早文章的信息)。

  4月8日至21日,金陵晚报分九期发表了“‘为龙正名’系列评论”,主张改译龙和反对改译的人士进行了激烈辩论

  11月,《社会科学》期刊发表黄佶的学术论文“关于‘龙’的英译名修改问题”,论证了译龙为 Loong 的必要性


蒙天祥

  11月20日,中国科学院计算所宣布自主研发的通用 CPU(中央微处理器)集成电路芯片“龙芯”的英文名 Godson 改为 Loongson

  12月4日,“弃龙风波”爆发,译龙为 Loong 的建议受到广泛关注。

  12月7日,新民网广州日报报道译龙为 Loong 建议。

  12月8日,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栏目播放节目“时空调查:要不要给龙正洋名?”介绍了译龙为 Loong 的建议

  12月12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该如何称呼你,中国龙”,介绍了译龙为 Loong 的建议

  12月14日,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转发了AP(Associated Press,美联社)的报道。文章题为“In China, a fiery debate over dragons”(中国爆发关于龙的激烈争论);China Daily(中国日报)于第二天也转载了这篇报道,均介绍了译龙为 Loong 的建议。

  12月15日,中国对外网站直接使用 Loong 代表龙:To Slay the Dragon, But Not for Loong

  2007年10月12日,首届中华龙文化兰州论坛召开

  11月18日《首届中华龙文化兰州论坛宣言》(兰州宣言)发布

  2008年1月, 腾仁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推出网络游戏“龙”,其英文名为 Loong

  2011年6月,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在巴黎航展上展出“翼龙”多用途侦察攻击无人机,该机外文名是 Wing Loong。

  2013年,浙江长龙国际货运航空有限公司(CDI Cargo Airlines)改名为“长龙航空”(Loong Air)

  2015年3月,全国政协委员岳崇提交提案,呼吁译龙为 loong

  7月14日,中国译协对外传播翻译委员会暨外事翻译委员会第 28 届中译英研讨会在北京举行,龙凤文化专家庞进阐述译龙为 Loong 的重要性

  8月,黄佶所著《译龙风云 Loong vs. Dragon —— 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一书完稿,开始上网发布

  2016年3月,全国政协委员岳崇第二次提案,呼吁译龙为 loong。全国人大代表王军也提交了相同的提案

  2017年3月,全国政协委员岳崇第三次提案,呼吁译龙为 loong

  7月30日,电影《龙之战》首映,该片英文名是 The War of Loong。该片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频道节目中心出品,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频道节目中心、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和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联合摄制。

  11月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陪同美国总统特朗普参观故宫,告诉他“我们叫龙的传人”。

  他的随行女翻译周宇(外交部翻译司英文处参赞兼处长)将“龙的传人”译为“people going down from dragon”(视频:xi_trump_171108.mp4)。

  (点击此处可查阅更多资料:原始视频、媒介报道、网上评论

  这一错误翻译的最大恶果是让中国最高领导人亲口告诉全世界:我们中国人是恶魔杜拉根兽(dragon)的后代。

  11月12日,翼龙 2(Wing Loong II)军用无人机全尺寸模型亮相迪拜国际航展

  11月18日,有关人士纪念“兰州宣言”发表十周年

  2018年3月,陕西作家、全国人大代表贾平凹在人大提案,建议改译“龙”为 Loong

  12月1日,龙 Loong 网主编黄佶出席“中华思想文化术语国际传播与中国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提交并宣讲了论文:“把‘龙’翻译为‘dragon’有三大危害”,向术语工程学术委员会负责老师提交了《译龙风云》一书,听取并回复了中国译协领导的不同观点

  2019年1月3日,黄佶致信中国基督教两会,指出其出版的《圣经》译龙为 dragon 是一个严重的政治错误,要求改译。

  6日,黄佶致信中国外交部,指出国家主席的随行翻译译龙为 dragon 是一个严重的政治错误,要求改译

  5月17日,中职篮(CBA)发布九支联赛球队的标志,其中广州龙狮队和山西猛龙队都把“龙”译为 loong

  6月4日,黄佶在文化部“公众留言”板留言,希望文化部从践行“文化自信”的角度注意译龙问题,以免出现一旦“东亚龙”被欧美人译为 ryu(日本龙)、中国人成为“日本龙的传人”的严重局面

  6月26日,黄佶向国家宗教事务局举报:中国基督教两会《圣经》把 dragon 译为“龙”危害了国家安全。

  8月18日,环球时报(英文版)报道译龙争议,新闻标题为:Chinese scholars debate alternative English name for China's 'dragon',黄佶介绍了自己的观点。

  8月22日,西安龙凤文化学者庞进等发布“就更改龙的英译致全球华人信”,当天即有一百多人签名参加共同呼吁。

  2020年12月1日,音乐专辑“龙 Chinese loong”发行

  2021年2月15日,亚太广告节(ADFEST)宣布 Loong(北京有龙则灵广告有限公司)获得 2020年度独立创意机构奖,Loong 登上了国际广告节的大舞台。

  3月10日,国内外龙文化学者致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建议把中国农历二月初二的龙头节(春龙节,二月二,龙抬头)设立为“世界龙日”(World Loong Day)。

(黄佶收集整理)

相关资料:Google Books 中 loong 的使用情况: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全文免费下载